将本站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 | 繁體
当前位置:天天中文>武侠仙侠>反派都想打死我> 正文 155. 气运之子祁彭勃(为柳下飘血万赏加更)
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正文 155. 气运之子祁彭勃(为柳下飘血万赏加更)

作者:骗人
    一月二十六,除夕前一天。

    祁彭勃拎着酒瓶坐在花店门口。他身上的伤几乎快要痊愈了,可是并肩作战的两个队友在前两天全部牺牲了。曾柔手下,就只剩他一个光杆司令。

    非任务死亡,事情引起了灵专组的重视。

    组长曾柔和其他几个组的组长亲自验尸,发现了隐匿在军刺伤口下的端倪——魔宗门派心法的气息。结合高尔夫有被车撞的痕迹,他们调动了全城的监控进行查探,很快就找到肇事车主的信息,结果却是个***,和那辆霸道简直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那位得到魔宗传承的人行事干净利落,没有留下任何破绽,案情发展几乎或者说已经陷入了一个死胡同。

    咕噜灌了两口酒,他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两下。

    凌白咬着从他这里拿的和天下,一屁股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对于祁彭勃,他还是打心底喜爱的。阔绰,单是这两个字,足以让他赔上时间去珍惜、爱护。

    多么可爱的人!

    “别太难过,你还有我呢。”凌白轻声安慰。

    祁彭勃虎躯一震,顷刻间红了眼角。酗酒、失眠、独自坐在街头舔舐伤口,到最后求的,不就是这个男人的一句体己话嘛......

    “老凌,我...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用说了,我都懂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我发现你真是最懂我的那个人,要不是我是个纯爷们,一定要嫁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感谢还是实际点好,带了熊猫就随便来两条吧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.”祁彭勃。

    呵,

    男人。

    甜言蜜语的目的竟然不是想得到我的肉体,而是区区两条香烟。

    两人也算是老熟人了,各自恶心了下对方后,抽着烟看着街头上来来往往的人流,又陷入了沉默。有些话不必说,大家其实都懂。

    虔州最近颇有些风云际会的意思,先是尸源地的灾祸爆发,至今都还没有旱魃的踪迹,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;然后就是魔宗门派显露端倪,由卫校女生倪桃、徐雅秀牵涉出的五个得到魔宗师门传承的人,他们似乎在抱团取暖,背后站着的人还没被挖出,就全部死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最后,也是在杀完五人之后,灵专的巩泰、洛凝就被杀害。

    对放的目的很明确,就是:“你杀我的人,我杀你的人,很公平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但是,我却觉得不公平。如果是为了报复,那么,我们杀了他们五个人,他们却只杀了巩泰、洛凝两个,我们俩怎么没事?”祁彭勃脸色微醺,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是啊,他和凌白怎么就屁事没有!

    “讹,”

    凌白想了想,“可能是根据出力多少来决定的吧。比如说你,全程都在酱油,没有打出伤害值,所以就自动略过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..”祁彭勃。

    好扎心。

    “要是这么算的话,那第一个死的应该是你。”祁彭勃白了他一眼,风情万种,就是有些辣眼睛,更像是在东施效颦。

    “那.......可能是因为....他们杀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..”祁彭勃。

    臭不要脸!

    尽管凌白说的话听起来有种故意在他面前装逼的嫌疑,但不知道为什么,他竟然信了。

    信任,如此简单,

    爱过.....不是,是做兄弟,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现在组里就剩我个光杆司令,说起来真是挺悲哀的。老哥,说真的,加入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也正好是我想说的,过完年我这也要扩大经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不懂花艺啊,花钱倒是有些心得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旁边的寺庙。”

    祁彭勃:(^)

    呵,

    这天没法聊。

    凌白倒是没说假话,乱世敛财,寺庙也该大放异彩重现世人眼前了。可以预想到的是,香客增多,庙宇人手不足导致香油值凭白的损失的场景,招人,势在必行。完成几次师门任务后,木鱼已经可以再次召唤僧侣,想到这里,他谈兴缺缺,拍了拍祁彭勃的肩膀,转身往寺庙走去。

    咔擦,

    祁彭勃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。千里迢迢跑到凤凰镇这边角小镇的街头装忧郁图的是什么?还不是你凌白的陪伴?

    果然,男人都是大猪蹄子。

    把眯着眼把最后一口烟吸完,摁灭烟头,文明的把烟头丢在垃圾桶,他拖着萧索的身躯上了野马,悲痛的踏上了回家的路。

    路,很不好走。

    明儿就是除夕,十里八乡的百姓把街道围了个水泄不通。购置年货、各类商贩、纯粹图乐看热闹的人个个洋溢着笑脸。小镇上,年味还很重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年味越来越淡,反倒是各种西洋节日搞的越发的隆重。

    野马像是只刚完事的蠢驴,慢吞吞的在人潮中挪动着。

    祁彭勃四下打量周围的情况,一边小心的避让老头老太,一边张望喜气洋洋的新世界。久远的记忆像是开闸的洪水,随着眼前场景的变幻而重新浮现。玩鞭炮、贴春联、看春晚........还有一毛钱一根的冲天炮,‘咻’的一声冲出去老远的那种。

    哈哈,

    想到这些他嘴角不禁往上翘了翘,几日来的郁结之气也就此消失。

    车子开不动,祁蓬勃也很无奈。刚才按了两声喇叭,惹的一个胡子发白的老者扬起扁担对着他喷了通口水,面红耳赤的教训了半天。得亏是他听不懂本地的客家话,还能做到被人指着鼻子骂而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在圩上等了大半天,终于成功突破重围,上了主干道。

    过年人多、车多,上了主干道也不见轻松,但相比人挤人的场景就要好很多。摸出根烟点燃,他觉得也是时候回家过年了。

    淡淡的抽着烟,哼着东经热的曲调,不知不觉出了凤凰镇,开了没多久,前方隐约显现飞龙大桥的轮廓。他家就住桥头,是以前地质局分配的老房子。

    虽然同在虔州,祁彭勃早已从家里搬了出去,灵专这个部门说实在的要比刑侦队还忙还累,平时基本没什么时间回父母那里。哪怕有时间,他犹犹豫豫磨蹭半天还是不敢进家门,实在是受不了那些催婚的碎碎念。

    可以预想到的是,过年七大姑八大姨又要开始和他父母协同作战,对他进行思想教育了。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嘴角的苦笑还未落下,便已经凝固在脸上。

    他脸色古怪的目视着挡风玻璃前,无语凝噎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热搜:极品全能学生 神棍小村医 我的妹妹是明星 圣墟 穿越当皇帝 抗日之铁血智将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御鬼者传奇 恶魔就在身边 奇迹的召唤师